我才慌急之中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5-02 05:22    次浏览   >

顺便说一嘴,我开房的那家旅馆名叫怀玉,光听这名就知道有多俗,在不出学校500米的地界儿这种旅馆不下几十家,而且据说生意火得很,有附近的居民住户宁可搬出去租房子也把自己住的两室一厅改成了这种钟点房和日租房。

我第二次带女孩儿到怀玉是在和萧之后不久,这一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让我捡了个大大的便宜。春秀和我是好朋友,之前我们也倒有过一段恋情,不过是我一厢情愿,长相绝佳的她完全看不上我,也不给我追她的机会,到后来我只好放手。这之后他跟了我们班一男方的小白脸,连说话都一股娘娘腔,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这种男生,可恨的是小白脸后来调换宿舍竟然到了我们舍,真是冤家路窄。

红酒喝时不容易醉,但后劲很足。萧喝过酒的脸泛着红润,多了几分妩媚,我偷偷观察她好几次,想看她醉时的样子,虽然我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还算美好的恋情,可彼此的我与高中那会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我知道萧对我怀有内疚,所以老实讲我是盼望着她能主动投入我的怀抱,倒不想玩什么旧情复燃,只希望她能将功补过。

不是我不厚道,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会这么想,只是不会像我一样说出来。人嘛,嘿嘿,谁还心里还没点鬼主意。我记得那天萧醉得成了烂泥,那天我是酒桌上唯一清醒的人。当然,这是我事先早就预谋好的。我只好收拾残局,把他们一个个送上出租车回家。待我返回酒店时萧已经睡在了酒店大堂的皮沙发上,我摇了摇她,扶她起来,萧走起路来已是摇摇晃晃。在这里我还是得声明一下,我并不是喜欢揩油的人。我是不想让萧摔倒,我才慌急之中,伸出自己的手,挽住了萧的细腰。

要知道萧如果踩空一级台阶,我不伸手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过萧的腰真的很柔软,我挽住她腰的时候,她的身体重心居然压到我的手上,让我不得不搂着她,搂着这样一位美女,真的是美差。我拦了辆出租,萧真的是喝多了,红酒的后劲真的是太足了,她把脸慢慢地靠在了我的肩上,并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着,她的笑令人难以抗拒,不过嘴角散发着酒气。

如果按时间早晚划分,我有幸成为了最早涉足钟点房的学生之一,在我同学都还不知道钟点房为何物,在更多人约会女友或是想做那事都选择到宾馆开房时,我就早已经深谙钟点房的经济实惠之道了。第一位接受我邀请跟我去开房的是我一位旧相识,非常完美,名叫萧,是我高二时的初恋,我跟她之前有过一次误会,她怀疑我和当时的同桌好上了,不再理我。但我可以向老天发誓绝没有跟同桌好过。

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我直接报了学校的名字,并让他在离学校不远处的那片私人旅馆停下。从后视镜里我看到司机一脸的坏笑。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和萧第一次开房之后我多少有些心虚,倒不是觉得亏欠了萧什么,而是觉得我一个大一的学生跑到外面和女孩儿开房,要让人撞见该多尴尬。但转念一想,来这里开房的不都和我一个样吗,钟点房提供的不也是正是这种服务吗,这样想就好多了。

这事一直让我很难忘,也把这种感受一直深埋在心里,毕竟是我的初恋嘛,萧后来因为这件事也很不好意思。大一放暑假前赶上同在一所大学的高中同学聚会,萧也参加了,大家都是同学,又是多年没见的老同学,所以气氛很好,聊得也很投入,连不喝酒的萧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喝了不少红酒。

怀玉旅馆的老板娘还是跟我同校同系的学长,本地人,两年前毕的业,看来她的这经济脑瓜还真够灵光,不愧是学经济的。可能是想让我多帮她拉点活过来,也可能是我长得足够有魅力,第一次在她家下榻就给我打一八折优惠,心里那叫一个美。